我和中年妇女

我和中年妇女

凡症有寒热虚实之不同,原不可执一而论,其用辛温表散,攻下发汗,清凉而愈者,俱是属实之症,乃喉内红肿有形而后起白腐之类,断非咽间无形之白蔓延缠喉可比,而六气之中,凡感受风寒暑湿与火之邪而发喉患者亦所时有,非止白腐伤于燥也。皮起出,见有头足,上下痛而不可触近者。

肾经虚寒而痛者,还少丹,重则八味丸。三伏之时,为庚金受囚。

譬如阴地不见风日,软脆不任风寒。 又曰∶肾苦燥,急食辛以润之。

若痰盛宜二陈汤。今后世相或以劳倦,或以忧思酒色,致成劳损非风卒厥者。

太阳羌活防升麻白芷葛根,少阳柴胡,厥阴吴茱萸川芎青皮,太阴苍术白芍,少阴独活细辛。宜从养阴治,甘露饮主之。

能去其热,则血不治而自归经矣。肾消,小便甜者为重。

Leave a Reply